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競爭情報

歐洲能源安全政策調整方向、影響及啟示

中能傳媒能源安全新戰略研究院發布時間:2023-08-23 12:26:51

  能源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世界格局動蕩、氣候風險不斷升高的當下,保證國家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義。2023年以來,歐洲根據其面臨的能源和地緣安全新形勢,不斷調整能源安全政策,采取傾向于保障供應安全和穩定價格的政策。

  從短期來看,為應對能源供給危機,歐洲多國都已出臺應急措施,主要方式包括尋求更加多元化的天然氣來源、提高天然氣儲氣水平、延長核電站運營年限、為居民提供用能補貼等。但從長期來看,歐洲多國通過大幅提高可再生能源供能占比,以期徹底改變以化石燃料為主體的能源結構。

  我國正處于能源消費剛性增長期,并且對國際油氣資源的依賴度較高,因此不可避免地會受到國際能源市場供需形勢和價格波動的影響。面對新時代能源安全工作的新形勢和新挑戰,深入研究近期歐洲各國能源安全政策調整動態及影響,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完善能源安全戰略,借鑒歐洲經驗,在復雜的國際環境中加強能源風險應對能力,優化低碳能源轉型布局,從而提升我國能源系統韌性。

  一、推動天然氣多元化供應

  歐盟2022年5月推出的“REPowerEU”能源計劃的目標是在2030年之前擺脫對俄羅斯化石能源的依賴。歐洲通過尋找新氣源、增加天然氣庫存、加快基礎設施建設等政策手段實現天然氣多元化供應。

  1尋找新氣源

  烏克蘭危機爆發后,為獲得充足天然氣供給,歐洲正努力擴大全球天然氣合作伙伴。數據顯示,2022年,歐盟24.4%的進口天然氣來自挪威,15.3%的進口天然氣來自俄羅斯,比2021年減少8.3%。從進口結構來看,管道氣是歐盟補充天然氣供應的主要來源,占到2022年天然氣總進口的63.6%,LNG占比36.4%。歐盟委員會副主席塞夫科維奇表示,根據初步估計,未來3年歐盟27個成員國和3個鄰國的天然氣總需求量將達到240億立方米,其中2023年的需求量約為135億立方米。

  2022年3月,歐盟新設能源平臺,通過匯集需求、優化基礎設施使用、協調與供應商聯系等方式,幫助各成員國聯合購買天然氣、LNG和氫氣。在能源統一大市場建設方面,歐盟推進成員國間管網互聯,建設投產波蘭―立陶宛聯絡線、希臘―保加利亞聯絡線等管道。同年12月,歐盟即已提出以組團集體采購天然氣的方式,來應對烏克蘭危機爆發后俄羅斯削減對歐洲供氣的尷尬局面。2023年5月,歐盟委員會通過最近創建的Aggregate EU平臺,成員國可通過該平臺集體購氣。到目前為止,已有百余家公司通過Aggregate EU平臺參與天然氣聯合采購。歐洲繼續深化與卡塔爾、挪威、澳大利亞等天然氣生產國的天然氣交易。意大利政府還同阿塞拜疆、安哥拉以及剛果三國達成了天然氣進口協議。此外,歐洲尋求從北非地區進口更多天然氣,阿爾及利亞作為北非地區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氣供應國,對歐洲天然氣出口量僅次于俄羅斯和挪威等國。隨著俄烏沖突后歐洲對俄羅斯能源供應制裁的升級,憑借地理上同歐洲相近且油氣資源豐富的優勢,阿爾及利亞一躍成為歐洲國家爭相追求的油氣出口對象。當前,歐洲找尋新氣源也將在一定程度上支撐天然氣價格堅挺。

  2加強儲氣能力建設

  為保證歐洲天然氣供應、應對寒冬可能帶來的能源需求激增,歐盟于2022年5月出臺更嚴格的儲氣規定保障冬季供應安全,要求11月1日前成員國儲氣庫滿庫率須達80%,且此后每年同期均須達90%。同年11月,歐盟采取的儲氣措施已經獲得了一定的成效,歐盟天然氣儲存設施的填裝程度達到95%。歐美市場在2022至2023年供暖季結束時仍保持了較高的天然氣庫存,因此減少了2023年夏季的補庫需求,這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市場基本面的緊張局面。數據顯示,2023年6月初,歐洲天然氣儲存水平比十年同期平均水平高出48%。截至6月25日,歐洲天然氣儲存量為76%,而2022年同期為56%。截至7月10日,歐洲整體庫存達到903太瓦時,儲存量突破80%。歐盟的目標是儲氣庫到2023年11月1日達到90%的儲存水平,預計這一目標有望提前達成。不過,這并不意味著歐洲已經擺脫了天然氣短缺的威脅。IEA發布報告稱,2023年對歐洲來說可能是一個更加嚴峻的考驗,因為俄羅斯的供應可能會進一步下降,屆時全球LNG供應將更加緊張。

  3加快基礎設施建設

  俄羅斯管道氣供應大幅減少后,LNG成為歐洲補充天然氣資源的主要手段。2022年,歐洲共進口1228.8億立方米LNG,同比增長66.6%。數據顯示,歐洲LNG進口量從2021年的1080億立方米激增至2022年的1700億立方米。歐洲國家近期大規模集中采購天然氣的同時,還不斷加快LNG基礎設施的審批、建設。從2022年底開始,歐洲大陸新的再氣化設施陸續投運。繼Wilhelmshaven FSRU 1(威廉港浮式儲存和再氣化裝置)和Lubmin FSRU 1(盧布明港浮式儲存和再氣化裝置)先后在2022年12月和2023年1月投運后,德國370萬噸/年的Brunsbuettel LNG接收站一期項目也即將投入商業運營。根據德國政府規劃,在2023年冬季來臨前,德國將有三座LNG接收站投入運行,2024年將另有6座LNG接收站上線。歐盟委員會稱,成員國境內LNG再氣化終端將很快由目前的27個增至35個,再氣化能力將從1780億立方米增至2270億立方米。

  二、投資清潔能源

  歐盟正在通過加大在清潔能源領域的投資來積極應對當前的能源危機。目前歐洲清潔能源格局中,南歐以光伏為主,西、北歐以風電為主,尤其是英國、德國、丹麥、瑞典、挪威等國,海上風電資源豐富,是全球較為成熟的海上風電市場。IEA表示,隨著歐洲各國加緊努力尋求俄羅斯天然氣的替代品,對歐洲可再生能源產能增加的預測將提高40%。該機構稱,新安裝的太陽能和風能裝機估計在2021年至2023年期間,通過取代更昂貴的化石燃料,為歐盟電力消費者節省1000億歐元。

  1提升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

  歐盟“REPowerEU”計劃中提出的目標是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將從此前的40%提高至45%。2023年3月,歐盟議會和各成員國就新的《可再生能源指令》達成臨時協議,到2030年將歐盟可再生能源占最終能源消費總量的比例由目前的32%提高到42.5%,指導性目標將提高到45%。德國、意大利等國也相繼提升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作為歐盟從俄羅斯進口最多化石燃料的國家,德國計劃在2030年實現80%可再生能源發電的目標。意大利將2030年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提高到64%。根據意大利新修訂的氣候和能源計劃,到2030年,意大利可再生能源裝機發展目標從此前的80吉瓦提升至131吉瓦,其中光伏發電與風電裝機容量將分別達到79吉瓦與28.1吉瓦。此外葡萄牙發布《2030年國家能源和氣候計劃》(PNEC)修訂版草案,將2030年可再生能源電力目標從80%提高到85%,將可再生能源在最終能源消費總量中的占比目標從47%提高到49%。

  不僅如此,歐盟還在交通、工業、建筑以及供暖制冷等領域制定了具體的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在交通領域,2030年前可再生能源利用占比需要達到29%,其中必須包括至少5.5%的先進生物燃料和可再生生物燃料,以及1%的非生物來源的可再生燃料;在工業領域,目標是每年可再生能源占比增加1.6%,到2030年工業氫消費總量中可再生能源制氫的占比應達到42%;在建筑領域,到2030年建筑能耗為49%,可再生能源消費年增長率達1.6%。

  2重新審視核電發展

  目前歐洲內部對發展核電態度差異巨大,并未就發展核電達成一致共識。以德國和部分西北歐國家為主的歐洲國家,不僅明確反對發展核電,而且有意陸續關停在運核電機組。福島核事故后,德國前總理默克爾宣布將于2022年底前全部關停德國境內的核電機組。俄烏沖突爆發后,由于擔心能源短缺,德國政府臨時決定將最后3座核電站的運營時間延長至2023年4月。2023年4月15日,德國宣布關閉國內最后三座核電站,正式告別“核電時代”。

  法國以及部分中東歐國家則認為核能替代化石能源能夠降低碳排放。其中,法國是歐洲最大的核電生產國,核電約占全國總發電量的70%。2022年2月,法國總統馬克龍宣布大規模重振核電計劃,將新建6座壓水反應堆,并啟動另外8座核反應堆的可行性研究。2023年5月,法國國民議會通過了《加速核能發展法案》,根據這一法案,法國將取消2015年設定的“到2035年法國核電占比不超過50%的上限”,并簡化行政手續促進新反應堆的建設。同時,由法國牽頭創建的核聯盟現在已匯集了16個歐洲國家。英國在2022年就宣布計劃再興建8座核電站。英國政府還成立新的核能部門,希望在2050年之前實現核電24吉瓦電力裝機的目標,屆時核電將占據電力總量的25%。波蘭政府計劃于2026年建設第一座核電站,2033年啟用首座核反應堆。2023年7月,波蘭氣候與環境部原則上批準波蘭核電廠公司(PEJ)在波美拉尼亞省建設一座核電站。匈牙利政府期望在2030年或2031年啟動??耸埠穗娬拘路磻?。值得注意的是,在德國關閉最后3座核電站的第二天,歐洲最大核電機組――芬蘭奧爾基盧奧托島核電站3號反應堆正式投入運營,該核反應堆裝機容量為160萬千瓦,是芬蘭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首次新建的核電機組,與德國“棄核”形成鮮明對照。值得關注的是,盡管發達經濟體擁有的核電裝機容量占全球總量的近70%,但反應堆正逐漸老化,面臨運行許可證到期等延壽問題,2023年以來,匈牙利、芬蘭、捷克、英國等將核電站運營年限延長20年。

  3挖掘海上風電資源潛力

  與充滿爭議的核電相比,海上風電被認為是更經濟和穩妥的能源替代方案。目前,歐洲多國制定了海上風電發展規劃,例如,歐盟和英國分別將2030年海上風電裝機容量目標提高至6000萬千瓦以上和5000萬千瓦。在2023年4月舉行的第二屆北海峰會上,比利時、丹麥、德國、荷蘭、法國、英國、愛爾蘭、挪威和盧森堡九國就開發北海海上風能簽署了《奧斯坦德宣言》,進一步提升了原有北海海上風電裝機目標。歐盟計劃2050年前將海上風電裝機容量提高至300吉瓦以上,預計投資需求將達到8000億歐元,《奧斯坦德宣言》強調,與會各國將充分利用北海地區的能源和工業潛力,到2050年將其打造成“歐洲最大的綠色能源基地”。英國計劃到2030年部署的海上風電裝機容量中包括500萬千瓦漂浮式海上風電裝機。對此,英國啟動1.6億英鎊的漂浮式海上風電制造投資計劃(FLOWMIS),以提高海上漂浮式海上風電供應鏈能力,推動成本降低和海上漂浮式風電技術商業化,實現產業、區域經濟增長和社會效益,確保額外的電力供應,實現到2030年海上風電部署,實現到2050年凈零排放的目標。德國修訂的《可再生能源法》(EEG)提出到2030年海上風能至少達到30吉瓦的目標,陸上風能達到115吉瓦左右、每年新增約10吉瓦的目標。

  目前,隨著海上風電項目的增多,歐洲對海上風電場電網的建設沒有完善的規劃,海底電纜也通常是點對點建設,這需要全面的海上電網部署與陸上電網的增強。同時,歐洲境內現有的設備產能無法滿足其每年新建風電裝機需求,電纜、風力渦輪機外殼和其他部件的供應鏈都存在瓶頸。參加北海峰會的海上風能企業代表也強調,目前的政策支持水平難以實現海上風能的發展目標,在風能制造、基礎設施等方面存在大量資金缺口,未來需要在電網和港口建設等方面引進全新投資。

  4致力于太陽能光伏開發

  歐盟計劃到2025年實現320吉瓦的太陽能光伏并網,較2020年翻番,到2030年幾乎再度翻倍至600吉瓦。而要達到這個目標,未來歐盟每年新增裝機量至少要達到45吉瓦。此外,歐盟還提出了一項分階段屋頂光伏立法,到2026年,所有屋頂面積大于250平方米的新建公共建筑和商業樓必須安裝屋頂光伏,所有符合條件的現存樓棟則需要在2027年完成安裝,2029年后所有的新建住宅樓都需要強制安裝屋頂光伏。英國決定2035年前光伏裝機增加5倍,年均增長超過5吉瓦,未來14年增加70~75吉瓦光伏發電裝機。而荷蘭作為溫室氣體排放最嚴重的6個歐洲國家之一,能源轉型壓力巨大。近年來,荷蘭電力結構中光伏發電比例大幅增加,從2015年的1%快速上升至2022年的14%。2022年,荷蘭光伏發電占歐盟國家總發電量的7.3%,作為歐盟國家中光伏發電占比最高的國家,荷蘭無疑是歐洲光伏發電領域新的“領頭羊”。

  2023年5月,歐洲光伏技術與創新平臺(ETIP PV)發布光伏產業白皮書――《歐洲光伏制造:理解價值鏈以建立成功的產業政策》報告,該報告指出了重建歐盟光伏產業面臨的主要挑戰,包括:多晶硅、鑄錠和晶圓生產是光伏制造的關鍵環節,也是歐盟產能的落后領域,目前仍缺乏足夠的工業制造能力和投資以建立強大的本土供應鏈;除了技術、投資和許可障礙外,還需要解決制造和運行相關的技能短缺問題;光伏制造成本競爭力主要取決于能源成本,需要解決光伏制造中從原材料生產到組件組裝等環節的運營挑戰,并支持研發和部署具有更高能效和更大產量的制造技術;歐洲大陸缺乏對光伏價值鏈的整合,需要特別關注確保整個光伏價值鏈的產能可用性。彭博新能源財經發布的最新市場分析報告也稱,在通貨膨脹、電價飆升背景下,歐洲民眾希望通過提高電力自給能力來控制家庭用電成本,光伏發電系統因此備受青睞,吸引資金大量流入光伏市場。不過,歐洲光伏市場要持續吸引資本,這對于收益率波動很大的光伏企業來說十分困難。

  5促進綠氫規?;?/p>

  歐盟計劃到2025年將氫電解槽產能從目前的每年1.75吉瓦提高到每年17.5吉瓦,計劃2030年綠氫產量達到1000萬噸,綠氫進口量也達到1000萬噸。2023年3月,歐盟委員會在推出《凈零工業法案》的同時提出了歐洲氫能銀行的計劃。目前歐盟氫能銀行已正式啟動,按照計劃,歐盟將于2023年秋季在創新基金下,啟動首批可再生氫能試點拍賣,專項預算為8億歐元,這將是氫能銀行的第一個金融工具。通過氫能銀行,歐盟委員會希望進一步支持在歐盟內部引進綠色氫能以及從國際進口氫能。2023年2月,歐盟宣布1.7億歐元資助丹麥制氫技術,支持可再生能源電解制氫及其衍生物(如氨、甲醇等)技術。該計劃將建造裝機容量為100~200兆瓦的電解槽,實現在工業、交通和能源領域每年減少約7萬噸二氧化碳減排量。業界估計,實現歐盟“REPowerEU”計劃的2030年綠氫供應目標,需要電解槽裝機容量達到90~100吉瓦,而當前容量僅為1.6~1.75吉瓦。

  德國是歐洲發展氫能最具代表性的國家。德國政府于2023年7月通過新版的《國家氫能戰略》指出,預計到2030年,德國的氫能需求量將達到130太瓦時,其中50%~70%需要進口,德國政府正在制訂相關進口戰略。此外,德國還計劃大幅提升國內電解氫能力,計劃到2030年將國內電解氫能力的目標提高一倍,從5吉瓦提高到至少10吉瓦。德國還將建立高效的氫能基礎設施,計劃在2027/2028年前改造和新建超過1800千米的氫氣管道。法國最近推出《綠色工業法案》以加快重工業脫碳進程,尤其側重于推廣無碳氫,預計將于今年年內出臺新的氫能戰略,進一步明確如何快速部署和實施綠氫生產,以期在2030年前實現6.5吉瓦的綠氫產能。美國Plug Power公司今年宣布投資60億歐元,在芬蘭建設3座制氫工廠,通過一條管道向西歐供應氫氣,該項目建設的電解槽產能規模將占“REPowerEU”目標的近5%。為了促進歐盟內部出口,愛爾蘭和德國于5月31日簽署了一份聯合聲明,在綠色氫能領域進行合作。愛爾蘭政府設定了到2030年將海上風電裝機容量提高到5吉瓦的目標,同時打算再增加2吉瓦的海上風力發電用于生產綠氫。

  6制定綠色工業關鍵原材料清單

  全球范圍內關鍵原材料需求正處于快速上漲期,歐洲國家高度依賴外部進口,為降低供應鏈風險,歐盟委員會于2023年3月提出《關鍵原材料法案》。按照供應風險和經濟重要性,歐盟委員會對30種原材料進行了分類。除了更新關鍵原材料清單外,《法案》還確定了一份戰略原材料清單。這些原材料對歐洲綠色和數字轉型等領域涉及的關鍵技術至關重要,同時未來可能面臨潛在的供應風險?!斗ò浮穼㈥P鍵原材料清單和戰略原材料清單納入歐盟法律中,并為戰略原材料供應鏈的本土產能設定了明確的基準,以期2030年前實現歐盟原材料供應多樣化。按照《法案》,到2030年,歐盟計劃每年在本地區內生產至少10%的關鍵原材料,加工至少40%的關鍵原材料,回收15%的關鍵原材料。在任何加工階段,來自單一第三方國家的戰略原材料年消費量不應超過歐盟的65%。不僅如此,歐盟委員會進一步提出,需要提高戰略性原材料的回收水平。以永磁體原材料為例,歐盟在其文件中指出,鎳、鈷、硼等永磁體原材料大量應用于電動汽車、風機發電機組、熱泵、工業機器人等領域,將優先推動這類原材料回收。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隨著綠色轉型加速,到2050年,關鍵原材料的需求預計將飆升五倍,綠色經濟尤其被認為是原材料密集型行業。除歐盟制定的戰略性原材料清單以外,在歐洲,用于風機葉片的玻璃纖維也高度依賴外部進口,廣泛應用于綠色工業設備中的鋁、鋅等金屬并未被納入關鍵原材料清單當中,為此,歐洲應進一步擴大關鍵原材料涵蓋范圍。

  三、強化能源需求側管理

  歐洲國家通過提高能源效率,減少能源消耗,從而減少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例如,歐洲國家采用更加節能的技術和設備,推廣可再生能源等。此外,歐洲國家還在積極推廣能源管理和節能措施,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并且延長了天然氣需求削減計劃的時限。歐盟統計局發布數據顯示,歐盟天然氣消費量在2022年8月到11月期間比此前五年平均消費量下降了20.1%,超額完成目標。

  1推進節能和提升能效

  根據歐盟在2022年公布的“Fit for 55”氣候方案,家庭和企業的節能措施將節約25億立方米的天然氣消耗。“REPowerEU”計劃將“節約能源”放在了“加速推進可再生能源”前面。歐盟鼓勵各國宣傳節能理念,并采用財政手段鼓勵節能行動,通過限制空調和暖氣溫度、非營業時間關閉照明、縮短供暖時間等舉措降低迎峰度夏度冬期間用能水平。

  在工業領域,督促企業減產,對資金周轉周期短的高耗能企業強制要求投資替代能源。德國通過碳排放權交易和強制性企業能源審計,推動企業提高能效、降低成本;引入拍賣機制,鼓勵工業減少天然氣消耗。

  在建筑領域和民生領域,對公共建筑和國有設施更新節能建筑材料,限制商業營業時間,并按時段進行用能需求管控,控制市政及公共建筑用能和溫度限制。2023年4月19日,德國通過對《建筑能源法》新的修訂,根據該修訂法案,今后德國新安裝供熱設備的可再生能源使用占比不得少于65%。為建筑節能改造服務機構制定建筑節能方案并實施改造提供資金支持,補貼額度最高達到改造成本的80%。法國政府規定住宅、教育機構、辦公室和對公眾開放場所的冬季供暖溫度不得高于19攝氏度,夏季空調溫度不得低于26攝氏度。瑞士明確規定,冬季室內暖氣溫度不得超過19攝氏度,熱水不超過60攝氏度。研究機構Navigant Research指出,歐洲節能建筑年收入預計將從2014年的560億美元增長到2023年的1090億美元。此外,歐盟和德國還制定了“能效優先原則”(Energy Efficiency First Principle),并將能效優先應用于能源轉型、金融支持等碳減排相關領域中。

  2制定需求壓減方案

  歐盟前所未有地加強了需求側管理,成員國于2022年7月達成共識,在同年8月到2023年3月期間通過“自愿削減措施”減少天然氣消費,實現比過去五年平均消費量減少15%的目標,同時降低高峰時段電力消費的5%,每月電力消費總量減少10%。歐盟統計局數據顯示,歐盟天然氣消費量在2022年8月到11月期間已比此前五年平均消費量下降了20.1%,超額完成目標。法國提出到2024年將能源使用量減少10%、到2050年減少40%的目標。鑒于歐盟并未完全擺脫能源危機,歐盟成員國不得不為明年冬天做好準備。2023年3月,歐盟成員國同意將自愿減少15%天然氣需求的目標延長一年,即在2023年4月1日至2024年3月31日期間,將天然氣消費量與2017年4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期間的平均消費量相比減少15%。此舉短期內將極大緩解能源與電力供應保障壓力。

  歐盟致力于減少天然氣長期消費的決心是毫無疑問的,但其天然氣需求的降幅及隨時間推移的演變仍存在不確定性。雖然國際機構和能源公司所做的歐洲長期天然氣需求預測都表明,歐洲天然氣需求將從2030年開始呈現下降趨勢,但即使僅從中期來看,各方對歐洲天然氣需求水平的演進也存在不同的看法或設想。例如,IEA預測顯示,2020―2030年,歐盟天然氣需求將下降15%~40%。BP在《2023年能源展望》報告中預測,到2030年,歐盟天然氣需求將比2019年下降20%~50%??梢钥闯?,歐洲天然氣需求和進口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四、發揮政府在能源市場中的調節作用

  歐洲推出各種干預能源市場的措施,包括電力市場改革、價格上限、財稅支持政策等,旨在緩解能源供給短缺和降低民眾用能成本。

  1加速電力市場改革

  由于歐盟的電價受以化石燃料為基礎發電成本的高度影響,能源價格的飆升使得家庭和企業承擔了過高的用電成本。為解決這些問題,歐盟委員會于2023年3月通過了修訂后的歐盟電力市場改革提案,旨在通過使用長期合約、提高電力系統靈活性等措施,增加可再生能源發電占比,提升電力市場穩定性,幫助歐洲降低能源成本。為在短期市場和消費者支付的電費之間建立緩沖區,減少電費對化石能源價格的依賴,提升歐盟電力市場抵御未來價格沖擊的能力,提案涵蓋一系列措施。具體包括購電協議、差價合約和遠期合約等。其中,差價合約可保證發電商從電力生產中獲得穩定收入,在雙向差價合約中,如果市場價格低于執行價格,則發電商接收差額;如果市場價格高于執行價格,則發電商償還差額。歐盟未來新投建的風電、太陽能、地熱能、水電和核電項目將必須采用雙向差價合約(CfD),以對上述發電機組提供價格支持。雙向CfD的簽約主體是政府,以此保障發電商收入長期穩定。

  雖說歐盟電力市場改革受到各方歡迎,但經歷能源危機和能源電力價格大幅上漲之后,歐盟委員會的新電力市場改革方案在推出前和推出后都受到了巨大的爭議。改革旨在將整個歐盟的電力價格與天然氣價格脫鉤,并將其與風能和太陽能裝置產生的電力價格掛鉤。從已經公布的計劃草案看,新機制不會改變歐盟電力市場的基本面,市場仍將沿用當前的邊際定價體系,但趨向于在實現綠色轉型的同時確保消費者負擔得起能源價格。今年以來,歐盟成員國圍繞電力市場改革進行了多輪談判,未能就旨在將電力價格與天然氣價格脫鉤的能源市場改革方案達成一致。多數歐盟成員國希望能在年底前達成最終協議,以便安全渡過持續幾年的能源危機。法國、意大利、瑞典和西班牙等國支持天然氣與電價脫鉤。2023年1月,西班牙政府發布一份文件,呼吁進行更為激進的電力市場改革,希望將天然氣價格上限定得盡可能更低,并建議歐盟委員會將電價與天然氣市場徹底脫鉤,這些舉措得到法國、意大利等南歐國家的支持。但德國、丹麥、芬蘭等國則大力反對對歐洲電力市場進行顛覆性改革,認為當前的市場制度不存在問題,電價上漲只是天然氣供給減少而造成的特殊情況,也有市場機構警告稱,過度干預可能會擾亂能源市場的正常運作。

  2短期干預能源價格

  據預測,2022年和2023年,能源價格上漲將使歐洲生活成本分別上漲7%和9%。2022年以來,歐洲通過行政手段推出緊急干預市場以降低能源價格的一系列措施。在供給端,歐盟委員會于2022年9月發布《應對能源高價的緊急干預方案》,《方案》具體包括限電、限價和征收暴利稅三方面干預措施。限價措施主要指的是歐盟臨時性將包括可再生能源在內的低成本發電公司收入上限設定在每兆瓦時180歐元,超過這個上限的收入將由政府征收,用于補貼電力消費者的電費支出。成員國之間可以互相交易用電配額。暴利稅政策旨在對石油、天然氣、煤炭和煉油部門產生的超額利潤征收至少33%的稅。據初步估算,這兩項措施將幫助歐盟籌集約1400億歐元資金。同年10月,歐盟理事會發布了一則名為《歐洲理事會關于能源和經濟結論》的聲明,內容包括自愿聯合購買天然氣、針對歐洲天然氣風向標荷蘭天然氣交易中心(TTF)交易設置“臨時動態價格”、建立新的補充價格基準、對發電用天然氣實施價格限制等。德國也將在2023年投入830億歐元用于設定天然氣和電力價格上限。

  此外,歐洲履行外部能源市場價格干預機制,干預能源進口價格。歐盟、七國集團和澳大利亞2022年12月對俄海運出口原油設置每桶60美元的價格上限。同月,歐盟能源部長會議決定,對來自俄羅斯的進口天然氣價格設置180歐元/兆瓦時上限,該限價機制于2023年2月15日啟動。

  3推出財稅支持政策

  在歐洲,歐盟國家通過非常規手段獲得了較為充足的天然氣供應和儲備,各成員國也為此支付了一筆不菲的能源補貼,不少國家針對民眾能源開支的暴漲還提供了特別補貼。例如,德國將此前提出的2000億歐元一攬子紓困計劃持續至2024年,同時還將花費150億歐元用于財政支持能源巨頭Uniper集團。意大利政府于2023年3月通過總額49億歐元的能源賬單補貼法令。法令提出,天然氣價格中的增值稅比例降至5%,免除系統收費,家庭能源賬單補貼延長至2023年6月30日。同時從2023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對供暖期間的節能家庭提供獎勵。各類企業也可以根據能源支出情況,得到相應的稅收減免。歐洲短期補貼雖然可以部分緩解能源危機壓力,但從長期看,解決生活成本危機的短期政策必須與減緩氣候變化目標和其他長期可持續發展承諾保持一致。

  五、對我國能源安全的啟示

  歐洲能源安全政策調整不僅對其自身的能源供應局面產生影響,而且將給全球能源格局、綠色發展等帶來影響,為我國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提供了啟示,我國宜充分結合自身發展階段、國情和發展目標不斷完善能源發展戰略,保障國家能源安全。

  1統籌好能源轉型和安全

  在極端天氣、能源短缺、地緣政治等因素影響下,部分歐洲國家重啟煤電、核電,脫碳進程減速,這也暴露出轉型過程中能源系統韌性不足的短板,對我國能源轉型節奏具有啟示意義。面對變化的、不確定性的未來,我國必須要在保證能源安全的前提條件下,穩妥推進能源綠色低碳轉型。富煤貧油少氣是我國的基本國情,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短期內難以根本改變。煤電在保障我國能源安全方面還將發揮基礎和兜底作用,在一定時期內煤電在我國電力結構中的基礎性地位仍將保持。傳統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礎上,而不能未立先破,陷入能源安全的被動。今后,在較長的一段時間內,我國能源需求總量還將持續增長,所以在“雙碳”目標的約束下,要大力發展非化石能源,推動構建新型電力系統,統籌好非化石能源特別是新能源與化石能源之間的互補和優化組合。

  2完善能源儲備與應急響應體系建設

  綜合歐洲各國能源政策動態和地緣局勢走向不難看出,如今國際能源市場仍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未來難測。“手中有糧,心中不慌”。要把能源儲備體系建設擺到與勘探開發投資同等重要的位置,健全能源供應保障和儲備應急體系。統籌能源綠色低碳轉型和能源供應安全保障,提高適應經濟社會發展以及各種極端情況的能源供應保障能力,優化能源儲備設施布局,完善煤電油氣供應保障協調機制。建立能源供需預警及保供應急體系,健全完善能源監測預測機制,提升形勢預研預判能力,提高快速響應和能源供應快速恢復能力,化解區域性、時段性供需矛盾。加快完善能源產供儲銷體系,提升能源資源配置能力,加強電力和油氣跨省跨區輸送通道建設,增強區域間協調互濟能力。建立健全煤炭儲備體系,加大油氣增儲上產力度,重點推進地下儲氣庫、LNG接收站等儲氣設施建設,提升能源供應能力彈性。

  3大力推進節能和提升能效

  節能和提高能效是維護發展安全的重要保障。當前國際形勢復雜嚴峻,全球能源治理體系深度調整。為應對能源危機,歐洲多國普遍采取更嚴格的節能措施,增強能源獲取可靠性、可負擔性。我國仍處于新型工業化、新型城鎮化快速發展階段,能源消費總量還將持續剛性增長。同時也要看到,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我國能耗強度約為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經合組織(OECD)國家平均水平的2倍左右,仍然存在很大的節能潛力。特別是,我國的“雙碳”目標對節能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為此,必須著力提高能效,充分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牢牢守住高質量發展的安全底線。要堅決遏制高耗能、高排放、低水平項目盲目發展。從發展規劃、投資的審查審批等方面嚴把增量項目關口,深挖存量項目節能潛力,加快淘汰落后產能,推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要深入推進重點領域和行業節能改造。支持煤電機組節能降碳改造、供熱改造、靈活性改造“三改聯動”。對標能效先進水平,推動鋼鐵、有色、石化、化工、建材等重點用能行業節能降碳改造。加快居住建筑和公共建筑節能改造,持續推動老舊供熱管網等基礎設施節能降碳改造。加快制修訂一批能耗限額、產品設備能效等強制性國家標準,積極推廣先進適用節能技術和產品。

  4構建全國統一的能源市場體系

  歐洲國家正在積極推動能源市場競爭、提高市場透明度,以提升能源供應的可靠性和穩定性。從歐洲經驗看,構建合理、高效的能源市場體系是加快能源轉型進程、保障能源供應的重要措施。未來,隨著體制機制壁壘破除及市場機制完善,構建公平開放、有效競爭的能源市場體系勢在必行。電力市場機制建設是能源市場體系建設的重要環節,一方面,應加快構建適應新型能源體系的市場機制,有序推動新能源參與市場交易,完善發電容量補償機制,保障火電、抽水蓄能、新型儲能等調節性資源和安全保供電源的建設運行成本合理回收。在電力市場機制建設的進程中,還應重點加大電力輔助服務市場建設力度,建立市場化的價格形成機制,修訂完善有關市場交易細則,推動調頻、備用等輔助服務品種市場化,以市場競爭方式降低系統整體調節成本。另一方面,應高度重視需求側響應市場化激勵機制的完善,充分發揮電價引導作用,優化調整分時電價的時段、價差和實施范圍,將需求側響應費用向不參與響應的用戶疏導。同時,深入挖掘彈性負荷、用戶側儲能、虛擬電廠、電動汽車等靈活調節資源,替代發電側深度調峰等傳統調節手段,有效降低調節成本。

  來源:中能傳媒能源安全新戰略研究院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久久综合九色综合97手机观看